中文版 | English

文化发展

cultural development

罗斯查尔德家族的茶园
罗斯查尔德家族的茶园至今有100多年的历史了,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秉承着犹太人的精明和坚韧,种植出世界上最好的茶。

一片树叶的故事
在1841年,纳坦.迈尔.罗斯柴尔德的外甥,maurice worms( 沃姆斯),从伦敦乘船前往远东。1795年纳坦的大姐嫁给了在法兰克福的沃姆斯的父亲。沃姆斯是纳坦大姐的小儿子,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来到伦敦并成为了一名成功的股票商人,并且一直与他的舅舅家族保持着联系。
沃姆斯为何来远东并不清楚,但是从他在1841年3月31日写给罗斯柴尔德堂兄的信里面可推测端倪,此时的他已经在孟买短暂停留之后抵达科伦坡超过一个月了。
“自从抵达之后我在内陆做了几段旅行,我发现这是个美丽浪漫的地方,虽然粗俗而蛮愚。全是无边的森林。你只能在马背上行进,我花了14天走了125英里。无法想象这个国家是多么富饶,总是可以看见美丽的果实,植物和多叶的花,特别是在丛林里面。”
沃姆斯七月份又出发了,去了加尔各答和中国,在11月和1月在马尼拉给罗斯柴尔德家寄信,但此时他已返回锡兰,去发掘新的未知的生活。他在康提南面24英里山地的火车站附近买了地,同时邀请他的兄弟加百列来锡兰。加百列是伦敦商人,在1830年7月进入股票交易所并与沃姆斯成立了G.&MB兄弟公司。
此时的锡兰已经在1815年成为英国殖民地,在1833年成立了联合政府英语成为官方语言。土地所有制刚进行了调整,可以让私人和公司购买土地种植咖啡,以平衡西印度出口大英帝国的咖啡欠产。两兄弟抵达时正在高峰时刻,在1841年当沃姆斯访问锡兰的时候,可种植土地已经销售了78000英亩,比1837年涨了20倍。
罗斯柴尔德家族给当地政府高官的推荐以及商人之间的影响使得沃姆斯兄弟得以很快安顿下来。他们包括了新任命的殖民地总督,colin Campbell,新抵达的商人henry Ritchie, (他是另外一个咖啡投资大户Charles Hay Cameron的朋友,是著名摄影师julia Margaret cameron的丈夫),购买了上千英亩土地,并更名为罗斯柴尔德庄园,实际上也是因为有他们在伦敦堂兄的股份在里面。庄园很大,一般锡兰的咖啡种植业都是200英亩以下。但是他们也不是锡兰岛上最大的。
在咖啡热销的早些年间,盈利看起来非常容易,挖个洞种上咖啡树就可以保证成功。天气、土地和市场是这么均衡,在1849年到1869年期间,咖啡产量增长了4倍达到了835000英担同时价格涨了两倍。在此市场背景之下,沃姆斯兄弟把他们的庄园做成了岛上最现代化和高产的庄园。咖啡豆在装运之前已经在车间烘干。兄弟两个也做了分工,沃姆斯负责庄园,加百利负责科伦坡办公室。然而,这并不是沃姆斯兄弟在斯里兰卡历史书就的最辉煌之笔。

在1839年12月,就在沃姆斯抵达锡兰一年之后,在康提边上的皇家茶园里面,一棵从印度阿萨姆邦带来的小小茶树发芽了。几个月之后,又种了205颗茶树来看看在这片僧伽罗的土地上是否可以生存。在同年五月份,又一批茶树被移到纽日利亚看是否可以生存下来。殖民地政府将就此做经济性分析,毋庸置疑的是第一批从阿萨姆邦运抵伦敦的茶叶已经销售成功,突破了大清帝国在茶叶上的垄断。
在沃姆斯死后的二十年,他的侄子乔治给泰晤士报写了封信“我叔叔沃姆斯在1841年9月份从中国带回了第一茶树并种在了他的庄园里。茶树的样品送到叔叔在英国的朋友那里得到很高评价,然而,因为中国劳力的重要和对僧伽罗土地作为茶园的忽略,培育茶叶又多花了很多年时间。” 
在这封信之后的60年,托马斯爵士在他的商业日志中写道“沃姆斯在1841年9月份从中国带回茶树种在他的庄园里面,从中国带来了工人,但是每磅价格要5英镑。”看起来沃姆斯在1841年的几封信中都写道他去了远东中国,很有可能带回到了庄园茶叶种子,也很可能带回了中国种植园丁。在1845年印度就有沃姆斯种植茶叶的新闻了。“我们锡兰的朋友正在享受茶叶种植的快乐,沃姆斯带了茶树到了岛上,据说现在长势旺盛,也许,这将是殖民地岛上的另一重要作物。”在以极大确认的口吻评价阿萨姆邦茶叶贸易的同时,作者谨慎地警告兄弟俩不要现在数他们的小鸡呢“锡兰处于距离阿萨姆邦太远的地方,看起来长得好,不见得茶叶的质量就好,要先尝尝茶叶再进行扩大种植。”
很明显的是兄弟俩在很早就进行了茶叶种植,并成功地把试验品种转换为可饮用的茶树。他在伦敦的外甥在给泰晤士报的信中证明了这一点。他们被视为理所当然的锡兰茶的先驱者,即便不是这样,也是锡兰茶贸易的奠基人。只是我们还不好说的是,他们在商业上到底取得了多大的成功。实际上,在锡兰他们工作整个时间里,咖啡是庄园的主要产品,他们自己也是这么说。沃姆斯在锡兰生活了20多年,成功的故事也由此写成。到了1860年左右,他们的庄园已经扩展到了7000英亩。
兄弟俩还同时尝试进入政界,但是由于他们的犹太背景遇到了很多障碍。在1847年,沃姆斯当选了内阁议员,但是因为宗教原因放弃了,但是同时他堂兄却在相同情况之下成功当选了伦敦议员。根据法律犹太教必须发誓做出天主教的承诺,但是他堂兄在伦敦朋友的帮助下躲过了。而沃姆斯则没有,他默默接受了这些从此隐退出政坛。他堂兄到57岁的时候又一次当选但是这次他也放弃了。此时的兄弟俩已经开始想退出生意并返回英国了。在1862年,他们把资产抵押给银行离开了锡兰,核心资本被几个公司认购,主业让1862年成立的锡兰公司购买。在1892年,锡兰公司破产,资产由现在FREE LANKA公司爷爷购买至今。
从1860年开始,锡兰岛遇到咖啡锈病,由此直接导致了从咖啡到茶的转变。沃姆斯的庄园由此大量减产。距离15英里以外的JAMES Taylor的庄园却能同时处理好这些问题。从1870到1880年锡兰红茶从250磅增加到9300磅,到1880年超过了162000磅,咖啡则大量减产。
回到英国之后,加百利的妹妹写道“我们已经听累了锡兰,他太多的兴奋于四分之一世纪享受阳光,他太沉湎于过去,现在他变成了平凡呆板的老人。他上千的苦力没有床睡觉,没有床单盖,没有衣服穿仅仅围着布,破布,用红土碗做米饭吃而且都是廉价的工钱里面扣掉的。在科伦坡有500个当地妇女进行咖啡包装和运输。每年咖啡销售5万英镑,利润是1万英镑。但是天气一变热,土壤一变就会导致减产而损失。种植工每天3点半起床,9点才能回来,穿行在蛇和狮子之间,蛇有毒不能吃,狮子在庄园穿行毁坏作物。野猪吃光了菠萝,有时候收不上一个,还有成千上万的各种虫子,但是有漂亮的宝石,他给自己的四个外甥女都带了蓝宝石戒指。” 
辛苦难以想象,但是留个加百利在锡兰的记忆肯定不是上面的这一幕。沃姆斯返回之后住在乡间,在1866年写了很多信给泰晤士报来介绍如何防治牛疫,1867年去世了。加百利放弃了自己的退休金并把相当的钱捐赠给了锡兰多个组织,包括他的女管家全家。
泰晤士报称“锡兰现代文明之先驱”。可是直到现在他们的名字也没有写在庄园上而是罗斯柴尔德的名字。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15099号
CHINA • 北京锡兰狮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邮箱:public@ceylion.com